威龙在线

新闻中心

主页 > 新闻中心 > 娱乐资讯 >

东北企业怎么了:威龙在线去年以来5家公司退市 东北独占其三

发布时间:2018-08-04  作者:www.wshoes.net

威龙在线退市新规发布之后,ST长生最终将会被强制退市,似乎已成业内共识,目前唯一不确定的就是监管部门何时会披露相关信息。ST长生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的疫苗案,又一次引发了业内对东北上市公司的关注,“投资不过山海关”、“坚决不买东北股票”的声音再度响起。

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从去年至今,A股共有5家公司退市,其中3家为东北企业,还有一家公司的实控人和控股股东为东北国企。令东北资本市场颇感尴尬的是,在不断有东北上市公司退市的情况下,去年至今东北三省仅新增4家A股上市公司,今年年初至今更是无一家公司上市。

ST长生大概率退市

中信保诚基金8月1日公告,将ST长生估值降为0元,这也是近期继*ST华泽之后又一只被基金按0元估值的个股。此前,包括安信基金、泰达宏利基金在内的多只基金将ST长生的估值降至3.96元。此番将ST长生估值降为0元,意味着在中信保诚基金的估值体系中,ST长生一文不值。截至8月3日收盘,ST长生已经连续14个跌停,最新报8.21元/股。

“7月27日晚,证监会发布《关于修改的决定》,将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也纳入到强制退市中来。按照新的退市规则,ST长生前途堪忧,退市风险极大。”8月1日,有券商投顾人员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中信保诚基金将ST长生估值降为0元,或许可以理解为ST长生将会一路呈现这种跌停状态,直至监管部门对该股做出退市的决定。

“ST长生大概率将会退市,ST长生很可能成为退市新规实施后,首批被实施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有证券维权律师指出。

据了解,目前,证监会已经对ST长生进行立案调查;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以涉嫌生产、销售劣药罪,对长春长生董事长高俊芳等18名犯罪嫌疑人向检查机关提请批准逮捕;国家药监局对长春长生初步检查发现的问题进行了通告;ST长生生产经营活动也已经受到严重影响,并预计在3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按照目前事件的进展速度,不排除监管部门尽快做出决定的可能。

“中国证监会认为ST长生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但尚未具体认定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具体情节。”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认为,结合现有公开披露的案件信息来看,ST长生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至少包括两处。其一,2017年10月27日,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已对长春长生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而ST长生没有及时向投资者披露被立案调查的信息;其二,早在2017年10月,原食药监总局就发现长春长生生产的1批次百白破疫苗不合格,并责令停产,而ST长生对于子公司的前述负面信息也未进行合法有效披露。

臧小丽说,根据《证券法》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ST长生股票的可索赔范围暂定为2017年10月27日~2018年7月22日期间买入ST长生股票,且在2018年7月23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的受损投资者。

去年以来5家公司退市

东北独占其三

ST长生的注册地址是连云港市海州开发区秦东门大街1号,办公地址是吉林省长春市高新开发区越达路1615号。虽然从注册地看,长生生物是一家江苏省的上市公司,但了解公司的人都清楚,这是一家不折不扣的东北企业,只是因为几年前借壳黄海机械,所以如今的注册地址才会显示在江苏省连云港市。

本次ST长生疫苗案件后,关于“投资不过山海关”、“坚决不买东北股票”的声音再度响起。也难怪业内会有这样的声音,2017年至今,已经有5家公司退市,除新都酒店之外,其他4家当中有3家是东北公司,分别是欣泰电气、吉恩镍业和烯碳新材,另外1家也与东北有着密切关系,这家公司就是昆明机床。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昆明机床的注册地和办公地都是云南昆明,但其控股股东和实控人却是沈阳机床集团,沈阳机床集团持有昆明机床的股份比例为25.08%。

具体来看,欣泰电气因欺诈发行于2017年8月28日被深交所予以摘牌;在连续三年业绩亏损后,烯碳新材披露的2017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审计机构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烯碳新材因此成为2018年深交所首家被强制终止上市的公司。

同样是因业绩连续三年亏损,吉恩镍业和昆明机床在2017年就已被暂停上市,由于2017年年报继续亏损,其财务指标和审计意见明确触及退市指标,最终上交所对两家公司作出了终止上市决定。

“感觉现在东北上市公司都快成为绩差股、造假股的代名词,很多研究员都不愿前往东北的上市公司进行调研。当然这也与东北上市公司缺少亮点,很多上市公司比较保守、不愿与调研机构进行深入沟通有一定关系。”一位券商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

*ST抚钢长期停牌

前景未明

除了去年已经退市的欣泰电气,今年已退市的吉恩镍业和烯碳新材之外,目前仍然处于停牌状态的*ST抚钢也难言乐观。

*ST抚钢1月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发现存在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的重大问题,可能涉及公司以往年度财务数据重大调整。由于相关问题形成原因较为复杂,需进一步核实。*ST抚钢同时还预计2017年度净利润将出现亏损,且净资产为负值,净利润具体数字尚需进一步核实。之后,*ST抚钢的股票从1月31日至今就一直处于停牌状态。

需要指出的是,因为上述追溯调整工作量较大且追溯调整事项涉及年限较长,相关财务数额核实工作尚未结束,使得*ST抚钢原定于2018年4月28日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一季报,直至6月25日晚才得以披露。*ST抚钢2017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亏损13.38亿元,比上年0.44亿元的亏损增大了12.94亿元。*ST抚钢在2018年一季度实现净利-2194万元,同比下滑169.75%。若*ST抚钢2018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或期末净资产继续为负值,或公司2018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继续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将被暂停上市。

另外需要引起注意的是,3月至5月的短短两个月之内,*ST抚钢两度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证监会均未公布两起立案的调查结果。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若公司因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事项被监管部门最终认定存在重大违法行为或移送公安机关,公司股票可能存在被实施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此外,*ST抚钢于今年4月收到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上海东震针对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书》。上海东震以抚顺特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ST抚钢进行重整。目前,*ST抚钢尚未收到法院对债权人申请公司重整事项的受理裁定书。债权人的申请能否被受理,*ST抚钢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虽然上市公司方面颇有信心,但是从现在大的监管形势来看,*ST抚钢最终能否留在资本市场恐怕存在一定不确定性。”辽宁当地一位证券界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透露。

东三省年内

无新增上市公司

不仅仅是上市公司退市问题,令东北资本市场尴尬的是,不论是上市公司存量、新增上市公司数量和速度、还是拟上市公司的数量均难言乐观。

截至2018年6月末,吉林辖区共有上市公司42家( 吉恩镍业于2018年7月13日被摘牌),其中沪市18家,深市24家;黑龙江辖区上市公司数量36家,沪市25家,深市11家;辽宁证监局辖区上市公司数量为47家(烯碳新材于2018年7月18日被摘牌);截至2018年5月31日,大连辖区境内上市公司29家,其中主板20家,中小板7家,创业板2家。

吉林、黑龙江、辽宁、大连等4家证监局披露的辖区境内上市公司数量显示,剔除刚刚于7月份摘牌的吉恩镍业和烯碳新材之后,目前东北三省合计有A股上市公司152家。反观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广东上市公司数量已逼近600家,浙江上市公司数量已超过400家,江苏上市公司数量接近400家,山东上市公司数量接近200家……

除了上市公司存量严重落后于经济发达地区外,从去年至今,东北三省仅新增4家A股上市公司,今年年初至今的新增上市公司数量为零。在首发上市公司数量稀少的同时,东北三省均面临后备上市资源不多的问题,东北三省的很多地级市至今还没有企业在沪深交易所上市。

2017年,中国证监会共审计IPO企业633家,419家企业完成首发。不过,东北三省在2017年仅有4家上市公司完成首发上市,分别是吉林省的吉大通信,辽宁省的百傲化学、金辰股份,黑龙江省的哈三联。2018年至今,东北三省尚无新增上市公司。反观浙江辖区,在2018年1-6月累计过会公司有10家,累计新发行上市公司9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至今,东北三省共有欣泰电气、吉恩镍业、烯碳新材等三家公司退市,合金投资在2017年6月将注册地由辽宁省沈阳市变更为新疆和田市。这意味着2017年至今,东北三省新增和减少的上市公司数量均为4家,东北三省的上市公司总量在最近19个月里实现零增长。

再看东北三省的后备资源,截至2018年6月末,吉林辖区在辅导企业10家;截至2018年3月31日,大连辖区拟上市企业7家,其中已报会在审企业1家,辅导备案企业6家。截至2018年6月,辽宁辖区辅导备案企业共计12家,其中包括营口银行和锦州银行这两家城商行;截至2018年4月18日,黑龙江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辅导企业有6家,除了这6家企业外,黑龙江中惠地热股份有限公司因未能按要求提供资料,已终止辅导。

相比之下,截至2018年6月30日,浙江辖区处于辅导期内的拟上市公司共有156家,报会待审核的公司28家,已过会待发行的公司4家。

IPO乐观预期一场空

实际上,在经历2017年A股市场的IPO大爆发之后,在2017年年底的时候,曾有东北当地的证券业人士乐观地预期,东北三省很可能会在2018年迎来一轮IPO的小高潮。这位业内人士的预期并非没有依据,截至2017年年底,东北三省已经有包括锦州康泰润滑油添加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泰股份)、大连华信计算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在内的10家左右的企业相继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IPO申请。

例如,康泰股份于2017年6月21日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申请,同年7月,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申请被中国证监会受理。“鉴于这些已经排队申报材料公司的基本面情况,如果不出意外,东北三省2018年的A股IPO公司数量一定会超过2017年的4家,迎来近年来东北三省IPO的一轮小高潮。”上述证券业人士在彼时表示。

然而,意外还是出现了,据证券时报·e公司了解,目前已经有不少于7家排队待审的东北企业决定终止IPO。例如,康泰股份表示,公司因调整上市计划,经认真研究和审慎决定,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撤回IPO的申报材料。

哈尔滨银行公告称,鉴于本行内资股股权结构可能发生变动,经与保荐人审慎研究并经本行董事会审议批准,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待该等内资股股权结构变动完成后再重启A股上市申请。

同信通信4月17日公告,公司近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终止审查通知书》。2017年7月,同信通信取得IPO受理通知书,准备在中小板上市。后因公司上市计划调整,暂缓上市进程,公司向证监会撤回递交的申请文件。

长春普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华制药)在2017年2月IPO申请被否之后,去年12月又向中国证监会报送了申报材料,准备再度冲击IPO。仅半年过后,吉药控股6月12日晚公告称,拟斥资7.5亿~8.5亿元收购普华制药股权,这意味着普华制药已经放弃了IPO,转而谋求曲线登陆资本市场。

“多家东北企业撤回IPO申请,肯定与资本市场大环境有关。”前述券商人士表示,从现在的情况看,即便下半年有东北企业成功IPO,全年的IPO企业数量应该也不会超过2017年,更不会迎来预期中的小高潮。

东北企业到底怎么了?

粗略回顾一下,近年来东北企业在资本市场中曝出的负面新闻真的不少。例如,涉嫌在招股说明书中虚假陈述,IPO申报企业龙宝参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欣泰电气因为欺诈发行而最终遭遇退市;长生生物违法违规生产疫苗等等。

除此之外,东北特钢、大连机床、丹东港相继发生债务违约;*ST信通的巨额违规担保……面对这一系列东北公司的负面新闻,很多关注东北的投资者不禁要问:东北的企业究竟怎么了,是不是地方政府不作为?莫非真的不能投资东北股票吗?

辽宁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认为,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很多东北企业虽然已经上市,但是并没有真正经历过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洗礼,对真正的市场规则、市场运作程序仍然不熟悉,日常经营中也缺乏内部监管和规范,所以才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有鉴于此,一些东北企业的整体素质的确亟需提高。

需要注意的是,不论是东北上市公司数量的增加,还是东北上市公司质量的提升,都将会是一个系统性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现阶段,东北三省要形成一种新型的经济体制,即市场机制有效、企业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这样一种经济体制。真正做到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认真学习市场经济,增强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提高企业的整体素质。只有这样,才能减少东北上市公司曝出负面新闻。

在此之前,一位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也曾私下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部分东北上市公司高管的能力和素质与现任职务并不匹配,有待提高,否则肯定不利于上市公司的发展。”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丁肇勇认为,东北的一些企业之所以不断曝出负面新闻,情况比较复杂。例如已经退市的吉恩镍业,所面临的就是典型的东北传统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问题,而东北特钢、大连机床等债券违约企业所面临的则是一直存在的机制、体制问题。至于说ST长生的疫苗问题,则是在经济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都可能出现的问题,是性质恶劣的突破道德底线的问题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威龙娱乐平台